• <nav id="8gi4c"><code id="8gi4c"></code></nav>
  • <menu id="8gi4c"><menu id="8gi4c"></menu></menu>
    <menu id="8gi4c"><tt id="8gi4c"></tt></menu>
  • 茅臺大換血 空降派掌實權

    2019-07-02 03:30:33
    來源: 時代周報
    日前,茅臺集團副總經理張德芹調離茅臺集團,出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

    時代周報記者 黃嘉祥 發自深圳

    換血與反腐,成了茅臺故事里的關鍵詞。

    就在貴州茅臺(600519.SH)盤中漲破千元之際,茅臺集團又悄然發生重大人事調整。

    日前,茅臺集團副總經理張德芹調離茅臺集團,出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值得關注的是,46歲的張德芹原被市場視為茅臺集團總經理的人選,如今突然調離,引起業內一片嘩然。不過,在茅臺集團官網上,張徳芹的頭銜還未被撤下。

    與此同時,茅臺集團高管層面又迎來了兩個新面孔,原貴州七冶建設集團副總經理劉大能出任茅臺集團副總經理一職,原貴州省高院民二庭庭長段建樺出任總法律顧問一職。

    至此,在目前茅臺集團9名(不包括張徳芹)高層中,包括身兼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和貴州茅臺董事長及代理總經理五職于一身的李保芳在內,“空降派”已占6席,昔日茅臺集團舊將僅剩3席,分別是副總經理楊建軍、副總經理楊代勇和總工程師王莉。

    事實上,自李保芳接掌以來,茅臺內部“換血”不斷。始于茅臺集團紀委書記一職,這一場高層人事變動逐步延伸至黨委副書記、貴州茅臺副總經理、茅臺集團名譽董事長、茅臺集團副總經理、總會計師、茅臺銷售公司董事長、茅臺電商公司董事長等重要崗位,涉及范圍廣,持續時間長。

    而這一切,則與茅臺集團內部反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5月22日,茅臺原董事長袁仁國被宣布“雙開”。

    隨著高層持續密集調整,茅臺反腐的廣度和深度不斷加大,對袁仁國一手締造的營銷體系的反思與糾錯亦仍在繼續。李保芳究竟在下一盤怎樣的棋?梳理茅臺高層密集變動的細節,或能窺見其背后的規律,以及未來改革的方向。

    茅臺集團的人事變動,對貴州茅臺會帶來什么影響?時代周報記者聯系貴州茅臺相關負責人采訪,并發函至茅臺方面,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空降的新面孔

    僅一年多時間,茅臺之上,已是另一番新風景。

    目前,9名茅臺集團高層中,有6名為“空降派”。他們分別是一把手李保芳、黨委副書記王焱、副總經理兼總會計師李靜仁、紀委書記卓瑪才讓、副總經理劉大能以及總法律顧問段建樺。除了劉大能之外,其余5名在來茅臺之前,皆是在政府機構任職,而新面孔多為60后。

    最受關注的當屬茅臺目前的掌門人李保芳。2015年8月,出生于1958年的李保芳空降茅臺,出任茅臺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和貴州茅臺代理總經理。在此之前,他是貴州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有著非常豐富的從政經驗。

    進入茅臺之后,李保芳以“鐵腕”著稱,原則性強、不留情面、勤于調研等也是他的特點。2018年5月,李保芳正式成為茅臺掌門人,茅臺“換血”由此拉開帷幕。

    2018年7月,茅臺集團設置專職紀委書記,卓瑪才讓任茅臺集團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專司黨風廉政建設及反腐倡廉工作。1963年出生的卓瑪才讓曾任貴州省統計局黨組成員、省紀委派駐省統計局紀檢組組長。其出任紀委書記一職后,茅臺反腐力度日漸加大。

    2018年9月,茅臺集團開啟5年來最大規模的人事調整,共調整了72名干部、提拔任用了180名干部。王焱正是在這個時候進入茅臺,出任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和貴州茅臺董事等職。王焱1969年出生,今年剛好50歲,他曾在貴州省國資委工作多年,調任茅臺之前,曾在貴州盤江煤電集團擔任黨委委員、紀委書記。 

    兩個月后,2018年11月,原貴州省水庫和生態移民局副局長李靜仁調任茅臺集團副總經理、總會計師和貴州茅臺董事。和卓瑪才讓、王焱一樣,李靜仁同樣是60后,今年55歲。

    同年11月底,貴州茅臺的官方媒體表示,自60后的王焱、李靜仁先后加入茅臺高管團隊后,茅臺高層管理團隊的新老交替正在成型,整個團隊平均年齡50歲。

    “正是顯謀略、促發展的黃金年齡?!崩畋7既绱嗽u價他當班長的茅臺集團新班子。

    在新班子中,根據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從貴州七冶建設集團調來的劉大能是唯一非官員出身的“空降派”,而位居劉大能之后的段建樺,此前曾任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長。這兩位新面孔從今年6月起,開始出現在茅臺的相關活動和會議中。目前茅臺集團尚未披露兩人的詳細信息,具體年齡亦不詳。

    除了集團層面,作為茅臺利益交織最為集中的領域之一,營銷體系內的人事調整也同步開展。

    2018年11月19日,此前擔任茅臺制酒二十五車間黨支部書記的王曉維出任茅臺酒銷售公司黨委委員、銷售公司董事、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王曉維也是“大換血”以來,首位技術出身、從茅臺內部擢升起來的高管。事實上,此前多位負責茅臺酒銷售的高管都是釀酒技術出身。

    “中國酒類銷售畢竟是業務導向的,無論茅臺如何強勢,系統內的人員對于企業的相關業務資源較為熟悉,也有利于茅臺的品質管控與市場發展?!辟Y深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

    和王曉維同一天宣布任職的陳華是另一位從茅臺內部擢升起來的高管,其出任茅臺電商公司工作組組長,全面負責電商公司工作。陳華是財務出身,2007年任貴州茅臺財務部副主任兼成本管理科科長,2012年3月任審計部主任,2015年12月起任財務部主任。

    蔡學飛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主要涉及企業戰略與組織結構的深度調整,相應的人事調整應該是本著有利于茅臺集團對于子公司、經銷商的控制權,以及產品價格的管控為方向。

    舊部離去各不同

    隨著“空降派”逐漸接管,茅臺舊將相繼離開。

    最新告別茅臺的是張德芹,不久前已調任貴州現代物流產業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出生于1973年9月的張德芹在茅臺工作長達24年,是茅臺集團不折不扣的老將。2010年,其開始出任習酒董事長、總經理,在他的帶領下,習酒得以復興。2018年8月,張德芹被免去習酒公司董事等職務,同時任命為茅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他還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

    一位不愿具名的茅臺前員工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張德芹是在習酒業績不佳時被派去“扶上馬送一程”的,其貢獻非常大,大家也有目共睹。其管理能力較出眾,也獲得了大家的認可,因此茅臺內部一直認為他會是茅臺集團總經理的人選,如今突然離開茅臺,大家都感到非常意外。

    另一位被調離且原因不詳的是王崇琳。

    王崇琳出生于1969年5月,自1997年擔任茅臺酒廠保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以來,在茅臺任職超過21年,升至貴州茅臺副總經理、茅臺酒銷售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務。2018年11月,王崇琳被調任貴州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此時距離王崇琳50歲還差6個月。 

    茅臺舊將離開的方式和原因各不同,趙書躍是唯一一位因到齡退休離開茅臺的。趙書躍和李保芳同歲,都是1958年出生,他從2004年到茅臺酒廠,一步步走上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的位置。趙書躍先是在2018年7月卸任紀委書記一職,兩個月后再卸任黨委副書記。

    還有一位老將是因病離開茅臺。2018年7月,李貴勝因病不能履職,不再擔任貴州茅臺副總經理職務。李貴勝出生于1963年10月,曾在茅臺擔任過多年的車間主任,2010年被提升為總經理助理,2011年12月起任貴州茅臺副總經理。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實權崗位的高管離任之外,擔任非實權職務的茅臺前高管也相繼告別茅臺。

    2018年8月,季克良不再擔任茅臺集團名譽董事長、技術總顧問、貴州省酒業高級技術顧問職務;徹底告別茅臺時,季克良已近80歲。被稱為茅臺“教父”的季克良在茅臺工作了50多年,直到2011年卸任董事長。他和袁仁國淵源頗深,在其任職期間頗為賞識袁仁國。

    此外,同時卸任技術顧問職務的還有茅臺集團前總經理劉自力。

    反腐進行時

    與季克良榮退相比,曾一手締造茅臺輝煌的袁仁國卻晚節不保。

    1956年出生的袁仁國從一線制酒工一步步攀上茅臺集團一把手的位置,在其執掌的18年里,貴州茅臺一路登頂“全球酒王”,上市公司市值曾突破萬億元,茅臺集團的營業收入增長48倍,凈利潤增長68倍。2018年5月卸任后深陷貪腐漩渦,直到一年后被“雙開”,靴子落地。

    繼袁仁國之后,茅臺還有一位前高管落馬。2018年11月,聶永被免去茅臺集團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茅臺電商”)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等職務。今年5月24日,聶永被貴州省銅仁市萬山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耐人尋味的是,袁仁國主政茅臺時,曾在2017年力推“茅臺電商”,稱欲用3―5年時間建設大數據茅臺,當時負責具體操盤的正是聶永。而就在袁仁國被“雙開”2天后,聶永落馬。

    袁仁國和聶永,只是茅臺內部貪腐的冰山一角。而持續不斷的“換血”,則為茅臺內部的整頓騰出了空間。

    “空降派是茅臺集團出于強化企業管控為出發點的一種組織優化措施,這種行為在短期內并不會對茅臺銷售產生影響,而對于茅臺的反腐與直銷化會有更加直接的推動力,對于打破原有的壟斷,凈化茅臺系統,保證茅臺的持續發展有著重要作用?!辈虒W飛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

    反腐矛頭均指向茅臺銷售體系。事實上,在茅臺酒一度緊缺的情況下,茅臺的銷售渠道都存在著權力尋租的空間,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在李保芳執掌茅臺之后,茅臺原有的經銷商體系接連遭到整合。2018年全年,共有437家茅臺酒經銷商被取消資格。

    5月5日,茅臺集團宣布成立全資控股的營銷公司,隨后引發軒然大波,市場質疑此舉涉及嚴重關聯交易、侵蝕上市公司利潤和損害公司治理,并遭到深交所問詢。

    截至目前,貴州茅臺尚未回復問詢,而李保芳則在5月底舉辦的股東大會上進行了相應的回應,也闡述了此舉與反腐之間的關聯。

    “過去20年,茅臺酒傳統營銷體制為茅臺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由于管理粗放、渠道單一,自由裁量權過大,資源分配不公開、不公正、不透明,形成了權力尋租的空間和土壤,導致了以酒謀私、靠酒吃酒、利益輸送、腐敗滋生現象的存在?!崩畋7荚诠蓶|大會上表示,集團營銷公司成立的背景之一就是反腐。

    李保芳表示,成立集團營銷公司,就是要按照全面從嚴管黨治黨的部署要求,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從體制機制上摧毀滋生腐敗的溫床。

    在袁仁國貪腐事發之后,茅臺反腐力度空前。據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消息,6月6日,茅臺集團出臺領導干部插手茅臺酒經營活動打招呼登記備案制度,凡是過問和打招呼都必須登記。

    6月15日,在貴州省警示教育大會召開的第二天,茅臺集團召開2019年第十八次黨委會議,指出通過此次全省警示教育大會,公司上下要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茅臺從嚴治黨和反腐敗工作所面臨的嚴峻形勢,要聚焦檢視問題,全領域、全方位抓好問題整改,堅決杜絕茅臺成為一個大型“圍獵場”和腐敗“重災區”,成為前赴后繼、塌方式腐敗的典型。

    持續反腐會對茅臺產生怎樣的影響?蔡學飛認為,隨著茅臺的反腐持續深入,應該會對飛天茅臺價格的回落,以及醬香型白酒的發展有積極的引導意義。

    資本市場已經有所反應。

    繼6月27日盤中突破1000元之后,貴州茅臺7月1日收盤后首度站穩千元大關,收盤價為1031.86元,再創歷史新高,總市值達1.296萬億元,一舉超過農業銀行和中國石油,位列A股第四。

    巧合的是,就在茅臺股價首次漲破千元的同一天,袁仁國被提起公訴。

    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稱,袁仁國涉嫌受賄罪一案,由貴州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經貴州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由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6月27日,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向貴陽市中院提起公訴。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A级毛片毛片免费观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