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8gi4c"><code id="8gi4c"></code></nav>
  • <menu id="8gi4c"><menu id="8gi4c"></menu></menu>
    <menu id="8gi4c"><tt id="8gi4c"></tt></menu>
  • 9成白領都想跳槽,95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職時間只有15個月

    鄭藝陽
    2021-05-12 18:24:15
    來源: 時代數據


    剛剛過去的“金三銀四”你跳槽了嗎?

     

    每年的三、四月都是職場人與老板分道揚鑣的高峰期。

     

    大多在這時跳槽的理由很簡單: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升職加薪卻沒有如期望中到來;而對于那些拿到年終獎的人來說,這時候跑路損失似乎最小化。

     

    在今天,跳槽早就不是新鮮事。早在2018年,智聯招聘在調查了5萬余位職場人就職以來的平均跳槽頻率之后就發現,過半職場人平均不滿三年就會跳槽一次,其中有19.1%的白領平均一年以內就要跳槽一次。


    圖片




    九成白領想跳槽,且越年輕越愛跳槽


    智聯招聘發布的《2021春季白領跳槽指數調研報告》顯示,9成白領有跳槽意愿和行動。

    圖片

    不過無需震驚,對比這幾年的數據就能發現,網絡段子里說的每個白領電腦深處都躺著一封辭職信并非虛言。

    2018年春季的數據是93.2%,2019年是93.9%,2020年是94.6%。只能說,無論何時,別問打工人,問就是想走。

    圖片

    而且越年輕越愛跳槽已成為事實。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顯示,不同代際第一份工作的在職時間存在巨大差異。從70后到00后,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職時間不斷縮短,從84個月降至11 個月,95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職時間是15個月。

    圖片





    跳槽理由:錢太少和加班嚴重


    加班太嚴重、公司沒前途、職場PUA、工作內容單調無聊、無法實現個人價值、工資太低……都可能成為年輕人跳槽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中,根據脈脈數據研究院于 2021 年 3 月最新發布的《人才流動與遷徙 2021》報告,除了錢不夠,加班太多成為職場人離職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基層員工,40.2%的人因加班太多而無奈離職,而高管中僅有11.6%的人選擇這個原因。

     

    圖片


    除此之外,在離職原因的調查中,“職場PUA”也被頻繁提及。去年,“職場PUA”一詞因經紀公司老板徐明朝對前“火箭少女101”成員yamy惡言相向一事才被大眾熟知。


    但實際上,在智聯招聘對職場人的調查中,有63.65%的受訪白領表示自己經歷過職場PUA。


    比起暴力,這是一種更隱形的職場控制:告訴你“996和007是為了你好”、“除了我們,有哪個公司會要你”、“今天出100個設計圖,我來選”……


    “畫餅利用(畫餅指的是領導說話不算話,給一些不著邊際的承諾)”、“美化壓榨行為要求你感恩”以及“安排不合理的工作內容”是最常見的套路。


    圖片


    面對其他的工作困難,打工人們或許可以忍忍,想想工資然后懸崖勒馬。但對職場PUA忍耐,還是“不值得”。

     

    智聯招聘提供的調研數據顯示,66.42%的白領面對職場PUA時會選擇離職。同時,4成以上受訪者將“人性化”納入對新雇主的考量指標。




    新工作:薪資最重要,互聯網行業成為首選


    雖然人們跳槽的原因五花八門,但在考慮跳槽去向時,工資仍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鶎訂T工尤其如此。


    圖片


    而互聯網行業成為了職場人們最想去的行業首選。


    在去年許多人年終獎縮水甚至不保的情況下,互聯網公司因“別人家的年終獎“頻頻登上熱搜。 游戲公司莉莉絲的《劍與遠征》項目組獲分紅1.9億,人均超211萬元;陌陌人均一部iPhone 12 Pro Max;騰訊對特別貢獻的員工獎勵100股股票,價值約為7.4萬港元(約合6.1萬元人民幣)。


    憑借著工資高、福利好這兩點就足以讓互聯網行業擁有源源不斷的人才流入。


    根據脈脈的調查,在今年未就業人群和實習生中,IT/互聯網和教育/培訓/科研并列成為職場新人們最向往的工作行業,有 16% 的人表示了未來在互聯網行業工作的強烈意愿。


    圖片


    2020年其他行業員工的跳槽選擇中,互聯網行業都是首選。無論是熱門的金融業還是工作幸福感較高的教育培訓、醫療醫療還是商務服務業,這些行業人才跳槽的首選都是互聯網公司。


    圖片


    但另一方面,“996 ICU”、“計時如廁”、“拼多多員工猝死”……近幾年洶涌而來的負面新聞讓大廠的關鍵詞與猝死、加班、壓力緊緊聯系在一起。


    過去好評如潮的互聯網行業也成為了公認最不幸福的行業。


    根據脈脈此前發布的《人才吸引力報告 2020》,行業幸福感排名前三的分別是教育/培訓/科研、耐用消費品和醫療/醫藥,它們的幸福感得分分別是 3.81、3.78 和 3.76。

    而IT 互聯網行業員工幸福感得分僅為 3.23,在所有行業中排名倒數第三。


    圖片


    “一個人干兩個人活”“我們公司給員工培訓,叫我們要懂得all in”、”昨天來上班的,今天才回家“、”三十歲就要被大廠淘汰“


    工作壓力、工作強度、未來發展空間是成為拉低互聯網行業員工幸福感的主要因素,在這三個方面中,滿分為 5 分,而互聯網人的滿意平均分僅有 2.81,2.91 和 3.02 。


    圖片


    這在一定程度上勸退了一部分年輕人。而疫情的發生更讓人們意識到生命的有限,重新評估了生命中不同東西的優先級排序以及反思自身的生活方式。


    十年前就走紅過的那句口號“YOLO”(You Only Live Once,你只能活一次)再次翻紅。這樣的改變也深刻影響了許多人的職業選擇。

     

    根據TechRepublic最近的調查,3,757名受訪者中有48%表示他們在2020年自愿更換了雇主,而微軟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41%的全球勞動力可能會考慮在未來一年內離開他們目前的雇主,46%的人計劃進行重大的轉折或職業轉型。

     

    對許多人來說,掙錢不再是選擇工作的首要標準,過半的人認為能夠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工作才是好工作。


    圖片


    此外,也有更多人愿意降薪跳槽去做一份心儀工作。脈脈數據研究院的《人才流動與遷徙2021》報告顯示,比起去年同期,職場人對降薪跳槽的包容度更高了。

     

    去年同期的調研,有25%的職場人明確表示不接受降薪跳槽。而今年,只有15%的人選擇不接受,有60%的人表示遇到心儀的崗位,只要工資降幅稍小,還是可以接受的。


    圖片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掃碼分享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A级毛片毛片免费观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