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8gi4c"><code id="8gi4c"></code></nav>
  • <menu id="8gi4c"><menu id="8gi4c"></menu></menu>
    <menu id="8gi4c"><tt id="8gi4c"></tt></menu>
  • 齊魯銀行A股上市先發后至,王曉春黃家棟掌舵十年磨一劍

    黃宇昆
    2021-05-20 15:11:13
    王曉春、黃家棟搭班十年的是非功過,誰與評說?

    文|金融研究員黃宇昆 編輯|習昂

    十年前,當王曉春、黃家棟分別接任董事長、行長之時,齊魯銀行剛剛陷入一場由金融詐騙大案引發的危機。前任董事長、行長、監事長同時被免職,王曉春、黃家棟臨危受命。

    隨著證監會2021年4月30日公布IPO批文,王曉春、黃家棟即將把齊魯銀行帶入A股資本市場,晉身A股第39家上市銀行,成為首只從新三板轉到A股的銀行股。

    不過,齊魯銀行進入資本市場的步伐顯然落伍了。雖然是全國首批、山東省首家城商行,但齊魯銀行在資產規模和完成上市等方面,一直未能體現出先發優勢。同屬隔壁經濟大省的南京銀行、江蘇銀行,先后于2007年、2016年登陸A股。同屬山東省的青島銀行、青島農商行,也先于2019年在A股上市。

    就規模而言,即便是在銀行如林的江蘇省,江蘇銀行、南京銀行去年年末資產規模分別躍升至2.3萬億元、1.5萬億元。那些把齊魯銀行視為山東省“金融長子”的人注定要失望了,截至2020年末,齊魯銀行資產規模僅3602億元,既不如青島銀行的4598億元,對同樣成立于1996年的南京銀行更是望塵莫及。

    同為經濟大省,山東省為何搞不出幾家過硬的銀行,各類金融大案還屢屢發生,值得深思。

    自2011年至今,齊魯銀行董事長、行長之職分別由王曉春、黃家棟擔任,任期已逾十年。公開信息顯示,61歲的王曉春出生于1960年3月,去年已到退休年齡。此次完成上市后,該行是否會面臨高層變動?

    對此,齊魯銀行回復《創業圈》表示,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該行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任職事項符合有關規定,并已履行了必要的法律程序。

    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承壓,不良率分化

    招股書顯示,齊魯銀行本次發行股票的數量為458,083,334股,不低于發行后總股本的10%。5月14日,該行披露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初步詢價結果及推遲發行公告,原定于5月17日進行網上、網下申購,將推遲至6月7日。

    在2020年疫情沖擊的嚴峻經濟形勢下,齊魯銀行業務規模繼續保持增長。截至2020年末,該行總資產達到3602億元,較2019年增加527.12億元,增長17.14%。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79.36億元,同比增長7.14%;實現凈利潤25.45億元,同比增長7.95%。

    作為山東省首家成立的城市商業銀行,齊魯銀行的凈利潤連續4年居山東省城商行首位,小步領先于青島銀行。2017年-2020年,該行的凈利潤分別為20.26億元、21.69億元、23.57億元和25.45億元,青島銀行凈利潤分別為19.04億元、20.43億元、23.36億元和24.53億元。

    在齊魯銀行持續擴張的過程中,其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斷承壓。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0.63%、10.16%和9.49%,一年不如一年。而根據銀保監會發布的2020年四季度銀行業保險業主要監管指標數據,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27%,齊魯銀行該指標達不到這一平均水平。

    對此,齊魯銀行回復《創業圈》強調,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資本充足率符合監管要求。

    不過,齊魯銀行近年業績雖穩步提升,但增速開始放緩。2017年-2020年,該行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4.26億元、64.02億元、74.07億元和79.36億元,年增長率分別為17.99%、15.70%和7.14%。

    在資產質量方面,齊魯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小幅降低,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該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64%、1.49%和1.43%。

    在A股現有上市銀行中,齊魯銀行近幾年的不良率都不算高。但招股書顯示,齊魯銀行的不良率在不同行業和不同區域出現分化之勢。

    2020年,齊魯銀行貸款投向行業前三分別為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制造業及批發和零售業,分別占到該行貸款總額的23.14%、19.08%和13.42%。其中批發和零售業的不良貸款率最高,達到6.56%,較2019年上升4.08%。

    對此,該行在招股書中稱,受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特別是對外貿易持續疲軟的背景下,批發和零售行業整體經營壓力大幅增加,加之批發和零售業處于產業鏈的下游,盈利能力相對較弱,因而導致企業償債能力下降,違約企業增多。

    此外,齊魯銀行的不良率地區差異太大,濟南以外的地區不良率較高。招股書顯示,2020年年末,齊魯銀行濟南地區的不良率僅為0.85%,但在聊城地區、天津地區的不良率則分別高達3.61%、11.33%。

    2020年,天津地區新增2戶不良貸款,金額為5.93億元,導致天津地區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均有所上升。而2019年年末,齊魯銀行天津地區的不良率也高達6.19%。

    聊城地區也是齊魯銀行不良率較高的區域之一,2020年末、2019年末及2018年末,齊魯銀行聊城地區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 3.61%、5.88%及4.65%。

    董事長行長連任10年,規模增速落后,差距被拉大

    齊魯銀行成立于1996年6月,前身為濟南城市合作銀行。2004年,該行引入新股東澳洲聯邦銀行,是山東省首家、全國第四家與外資銀行實現戰略合作的城商行。2009年正式更為現名。

    截至2020年末,齊魯銀行前三大股東分別為澳洲聯邦銀行、濟南市國有資產運營有限公司和兗州煤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17.88%、10.25%和8.67%,不存在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早在2009年更名當年,齊魯銀行即提出了上市目標。彼時,時任齊魯銀行行長郭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更名到2013年末,該行將繼續推進轉型、擴張、上市“三大戰略”。

    當時的管理層沒有理由不樂觀。這家在山東省銀行業創下若干“第一”的銀行,不僅在省內率先完成城商行股份制改造和增資擴股,還在引入外資戰投澳洲聯邦銀行過程中,建立了“引資”同時兼顧“引智”的合作模式。而隨著聊城、天津分行的設立,齊魯銀行跨區域發展的戰略也由規劃布局進入穩步推進階段。

    但好景不長,2010年,“12?06”偽造金融票證案爆發,齊魯銀行被推上風口浪尖。案件發生后,該行董事長邱云章、行長郭濤和監事長張蘇寧同時黯然離職。

    危急時刻,時任山東銀監局副局長王曉春出任齊魯銀行董事長,時任交通銀行山東省分行副行長黃家棟出任齊魯銀行行長。直到今天,已是兩人連續在任的第十個年頭。

    公開資料顯示,王曉春出生于1960年3月,在掌舵齊魯銀行之前,歷任中國人民銀行山東省分行綜合計劃處副處長,中國人民銀行濟南分行貨幣信貸管理處副處長、處長,山東銀監局政策法規處處長,山東銀監局副局長、黨委委員。

    黃家棟出生于1963年2月,歷任中國人民銀行山東省分行綜合計劃處副處長,中國人民銀行濟南分行會計財務處副處長,中國人民銀行濟南分行后勤服務中心副主任、主任,煙臺銀監分局黨委書記、局長,交通銀行濟南分行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副行長,交通銀行山東省分行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副行長。

    與青島銀行先港股、后A股不同的是,齊魯銀行選擇了一條先新三板、后A股的路徑。2015年6月,齊魯銀行掛牌新三板,成為新三板首家城商行,之后2017年到2019年,連續三度蟬聯新三板“盈利之王”。2018年11月5日,齊魯銀行向山東證監局提交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同時公司股票在新三板暫停轉讓。

    2020年12月10日,證監會第十八屆發審委2020年第175次會議審核結果披露,齊魯銀行IPO獲通過。在過會4個多月后,證監會今年4月30日公布,該會于近日按法定程序核準了齊魯銀行的首發申請。

    齊魯銀行此次發行初步詢價工作已完成,確定發行價格5.36元/股,對應的2020年攤薄后市盈率為10.28倍,高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2020年平均靜態市盈率,也高于中證指數有限公司發布的“貨幣金融服務業”最近一個月的平均靜態市盈率6.77倍。

    該行在投資風險特別公告中提示稱,本次發行有可能存在上市后跌破發行價的風險。5月14日,齊魯銀行發布公告,原定于5月17日進行的網上、網下申購將推遲至6月7日。

    過去十年,不只是在資本市場“先發后至”,齊魯銀行規?;l展的步伐也落后于可比同行。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年末,齊魯銀行、青島銀行、南京銀行資產規模分別為858億元、629億元、2215億元;2020年年末,這三家銀行的資產規模分別為3602億元、4598億元、1.51萬億元,分別增長了4.2倍、7.3倍、6.8倍,齊魯銀行的增速遠落后于青島銀行和南京銀行,且與頭部城商行的差距在擴大。這不由得讓人擔心,齊魯銀行是否已經錯過了金融業難得的發展時機?王曉春、黃家棟掌舵十年的是非功過,需留待后來者評說。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年報和2020年年報中,齊魯銀行未再詳盡披露董、監、高的個人年薪。但招股書顯示,2020年,董事長王曉春和行長黃家棟的薪酬分別為199萬元和170.28萬元。

    齊魯銀行回復《創業圈》稱,該行秉承穩健發展的經營理念,堅持以內源性資本積累為基礎,合理利用外源性渠道補充資本,不斷提升資本管理水平。首次公開發行有利于提高資本充足率,建立持續有效的資本補充機制。

    該行還強調,齊魯銀行不良貸款率持續下降,資產質量與上市銀行相比無顯著差異。后續,該行將通過多種方式加大處置力度,確保資產質量穩中有升。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馬上消費斬獲《銀行家》雜志“十佳智能風控管理創新獎”
    浙商銀行高效推動建設年活動 建立健全內控合規管理
    中信銀行廣州分行舉辦“外匯交易通”發布暨線上化產品系列宣介會
    房貸利率松動了?銀行最快一個月就放款!網友:還能再快一點
    掃碼分享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A级毛片毛片免费观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