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8gi4c"><code id="8gi4c"></code></nav>
  • <menu id="8gi4c"><menu id="8gi4c"></menu></menu>
    <menu id="8gi4c"><tt id="8gi4c"></tt></menu>
  • 常春藤資本翁吉義:做價值創造者,而不是“搭便車”的人

    幸雯雯
    2021-05-31 19:34:37
    來源: 時代財經
    “我并不光看重商業利益,是同時看重社會社會效益的?!?

    編者按:

    中國資本市場風云變幻,各大投資機構則是站在最前線、最先體會到行業“溫度”變化的人。

    如果,我們要尋找一個對“未來,資本將去往哪里?”這個問題最有發言權的人,那么,各大投資機構的合伙人或高管將是我們得到答案的第一站。

    2021年,時代財經將持續與一眾投資界大佬探討市場和行業的風向,發掘高價值的投資故事,探尋變化莫測的市場中“投投是道”的秘訣。

    以下為“投投是道”邀請到上海常春藤資本創始合伙人翁吉義的訪談內容。

    444.png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技術創新,加上社會經濟環境劇烈變化,往往能催升出優秀的企業項目和投資機會。

    疫情影響下,分布式辦公盛行,常春藤資本重點投資的企業服務和深度科技領域里,有不少項目企業如先勝業財、易路軟件得到很大的發展,也有新致軟件、德固特等在去年成功上市的投資案例。

    翁吉義肯定了投資這些領域的意義所在,“這不僅是一門很好的生意,可以給我們帶來很好的回報,更具有深遠的社會效益?!?/p>

    成立于2007年的常春藤資本一開始做直投,也做過Pre-IPO投資,但效果不是特別好。從2013年起,翁吉義花了整整兩年時間摸索出早期投資的打法。目前,常春藤聚焦偏早期的、有技術壁壘的SaaS項目,求精不求多。

    “投投是道”第四期,時代財經邀請到深耕企業服務賽道多年的常春藤創始合伙人翁吉義,與我們分享他多年的投資心得,還有常春藤資本早期鮮為人知的一些投資案例。觀看視頻請點擊:

    時代財經:2020年創投環境呈現什么樣的狀態?2021年常春藤計劃完成什么樣的目標?

    翁吉義:客觀來講疫情(對資本市場來說)不是一件非常差的事情,因為我們投了大量的軟件服務、深度科技的公司,這些領域受到的影響較小,總體上是符合發展趨勢的。

    另一方面,很多公司原本估值較高,但在疫情面前為了應對短暫的困難,企業的現金流需要補充,融資時對價格的期望值更加務實,所以我們可以更好地做一些投資決策和選擇。

    去年下半年我們投了很多項目,也有幾個被投企業成功上市。有一些企業獲得了非常多的業界關注,而且在融資過程中拿到了非常多的錢。

    因為我們去年剛剛結束一個新的創投基金的募集,今年會繼續完善一下,以達成我們預期的規模。

    另外,我們看到今天國際資本比較喜歡中國市場,好的GP都能拿到美元基金的錢。我們認為在云計算還有一些深度技術領域的投資,很可能是美元基金喜歡的,所以我們今年一個新的目標是能夠拿到美元LP的錢,這樣的話我們投資的時間可以更長,心態更從容,能篩選到一些真正的創新型的項目和企業。

    時代財經:作為一個具有“行業聚焦、區域聚焦”兩個特點的創投機構,常春藤的優勢是什么?

    翁吉義:“聚焦”的確是我們一直秉持的,這個跟我們是VC有關。

    “聚焦”是一個比較好的學習方法。當你某一方面做得不錯時,社會環境、包括你自身都會激勵你進一步做好。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在某一個局部領域里獲得某種自信,這是我們“行業聚焦”的一個非常大的原因。

    “區域聚焦”也很自然,創新活動也就幾個城市。我們基本在硅谷周圍600公里范圍內,還有杭州跟上海(活動),另外北京跟深圳也各有特點,深圳的技術創新型公司比較多,深圳會去得多一些。

    我們還是會關注有一定技術壁壘的公司。因為創新越來越強調技術驅動,如果技術壁壘不夠深,往往容易被人超越。但光有技術也不行,最好是能夠展開一個比較好的應用。這樣的話,用的人越多,你的商業價值實現的機會就越大,我們就能有持續的回報。

    666.png常春藤資本部分投資案例。圖片來源:常春藤資本官網

    時代財經:注意到常春藤很早就關注到企業IT和深度科技(比如半導體)這兩個投資領域,個中緣由是什么?

    翁吉義:在創投行業里,我們難免會有一些糾結和錯誤。

    常春藤在2007年設立,我們一開始學習美元基金的做法,投偏早期、偏成長期的基金??陀^上,我們的LP有趕緊兌現的訴求,所以在第二期基金的打法上,我們做了一些Pre-IPO的投資,但實際效果是不好的。你是搭便車的人,你不是一個價值創造者,所以我們干脆往后退。這是觸動我們的一個根本原因。

    之后我們設立第一個人民幣基金,開始投一些有一定技術含量的、成長期的公司,很少投Pre-IPO。到2013年成立第三期基金,我們決定做早期投資,從第二期基金6個億的規??s小到一個多億。從2013年到2015年,我花了兩年時間摸索出如何把早期投資做好。

    第二個原因是,我們經常到國外,跟國外的同行交流。在這過程中我們也逐漸認知到風險資本的一些特性。當然更重要的是,2015年中國大規模推動企業上云服務。

    其實我們GP在2009年投過一個SaaS公司(八百客),而且跟Salesforce(全球知名CRM軟件服務提供商)一起投資,是我們在硅谷的投資伙伴幫我們引進的。雖然項目沒有成功,但我們得到了很多的知識和經驗。

    在國內眾多機構里,從投資的案例數來講,我們不一定最多,但從準確率或者說命中率來講,我們肯定是前幾名的。

    云計算企業的一個優勢是,它營收持續增長的時間很長。比如Salesforce,成立20多年了,但現在營收還有20%的增長。中國連續很多年有50%以上增長的云計算公司挺多的,這個領域還沒有到要收割的時候。

    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能越投越好的一個原因。新的基金成立了,你還可以投之前投過的企業,因為風險比較低,并且企業還在保持增長。

    另一個是我們自己也在學習。為了投好中國的企業項目,我們學習美國是怎樣的,然后在這個領域做一些布局。比如說我們最初是投功能性軟件的,現在投IT工具型軟件。

    時代財經:疫情這樣的黑天鵝事件對SaaS行業產生什么影響?

    翁吉義:云肯定是一個趨勢。當云計算技術出現之后,計算和存儲都要通過云來實現。

    另外,由于互聯網對我們生活的影響越來越大,云計算逐漸從消費端往生產端上移。但進入生產領域之后,事情變得復雜,不是某一家企業能搞定,它里面的專業知識分得比較散,需要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一起工作。所以為生產者提供云計算服務的企業的數量相對較多,規模也比以往更大,每一家都有一定的位置,很難形成贏家通吃的局面。

    同時,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社會對IT人員的需求在增加,可是并沒有那么多的人有能力或者有興趣去提供深度的IT服務,所以IT里面會分層,有的人做更復雜的事情,而有的人為干復雜工作的人搭建一些容易的平臺。

    只有工具發達和好用了,才能有更多的人利用這個工具,去解決更多的問題,所以這行業空間非常大。疫情確實推動了這件事情的進展,社會往往需要助推力。

    時代財經:未來投資方向是否會把SaaS跟大健康結合?

    翁吉義:我們沒有這樣的人才儲備,所以短期內不會投資醫藥。但是在大健康領域,我們會做一些投資。我們還是沿著信息技術的方向,看看信息技術能不能為大健康領域做一點事情。

    如果有一些創業者,我們能理解他的業務活動,是會投資的。太美醫療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另外我們投了一個做化療的加速器的一個公司(東軟智睿)。

    時代財經:在國內的企業服務賽道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明星企業或獨角獸?

    翁吉義:比如樂言科技,我們是兩個多億估值投的,現在已經幾十億估值了,并且還在漲,而且還沒上市,很大機率會上市。這樣的項目肯定是越來越多的。

    還有票易通,上海寶山一個做增值稅發票軟件的公司。我們1億人民幣投的,今天它估值10億多美金,已經是獨角獸企業了,重點是它估值還在漲。

    半導體芯片這塊,我們還是依托行業理解和資源,盡量去看得比別人早一些。像2019年的時候,我們投了一個做UWB的公司,叫瀚巍。UWB這個技術應用于室內精準定位,它的精度可以到厘米級,這樣就可以創造很多新的應用場景。蘋果在iPhone11上開始大規模用這個技術,到現在已經在手機、穿戴、智能家居各類設備上都加上了,國內的手機公司也都在跟。我們在蘋果發布前就感知到了這個市場機會,也找到了對的團隊來做這個事。隨著市場起來,瀚巍發展得非常好,現在大的產業資本,包括OPPO、中芯國際、聯發科都投了瀚巍,估值也在不到兩年翻了幾番。

    888.png圖片來源:天眼查

    時代財經:在決定是否投一個項目時,常春藤最看重的是什么?

    翁吉義:第一點就是產品技術的先進性跟市場的適應性,最重要的要看你提供的產品和服務的市場潛力有多大。如果產品不好,一開始銷售不容易,如果產品應用性不好,用的人就會受限,還要看產品解決了哪些問題。

    第二點,當然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創業者本身是不是一個有愿景的人,他是否有比較好的特質能夠帶領、粘合一個團隊,讓公司持續發展壯大。

    具體來看我們做云計算的投資,還會看它的底層在將來有沒有延展性。如果它有延展性,能為客戶提供更多的功能模塊服務,或者在另一個產業領域里,也能開辟一個新的銷售來源,有增長的第二根曲線,也是可取的。

    總結起來就是,事足夠大,人足夠優秀,人跟事是匹配的。

    時代財經:過往有沒有一些失敗的投資案例?

    翁吉義:曾經我們在山東投了一個做清潔的公司,號稱做能源管理,實際上是一個很差的公司。當時投的錢不多,事實上應該能夠識別出,里面有一定的做局成分,當時我們被誆進去了。

    我們還投了一個做自動販賣機的公司。大概在2007年,它的銷售數據非常好,我們測算,一部機器一萬多塊,可能8個月就收回投資,投資回報率非常高。但它的場景應用非常少,過去的模型不能簡單外推。最后我們還是把本金拿回來了,還有一點利息補償。

    現在不太會發生這些事情,我們現在會投有足夠技術門檻的公司。

    時代財經:在多年投資生涯里,最想和年輕投資者和創業者分享的話是什么?

    翁吉義:我覺得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是非常幸運的,中國這么多的人口,既是一個廣闊的市場,也是創新的來源,所以今天年輕的創業者有大把的機會成就自己。雖然說創業是階梯式的,但是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創業機會,有適合每個時代的可能性。

    其中有一點很重要,就是創業者和投資人要牢牢掌握價值核心。你的創業活動一定要為你的服務對象提供價值。

    我們并不光看重商業利益,同時看重社會效益。無論如何你要提供社會價值,這才是長久的東西。

    至于創業者個人,哪怕這一次創業失敗了,不要緊。只要能夠汲取經驗和教訓,就是他下一次創業的源泉。而作為一個好的基金,有足夠的資源和資金,可以繼續支持那些能夠敢于扣扳機、敢于冒險,在失敗當中汲取經驗的創業者。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胡祖六半路殺出,春華資本22億美元收購美贊臣中國業務,將與君樂寶融合?
    不是伊利、飛鶴!美贊臣中國140億易主國內私募春華資本,后者曾投資君樂寶
    A股資本地圖天津篇:62家公司上市,市值逾1.2萬億,近七成為細分領域龍頭
    郭廣昌白酒資本局:復星不是茅臺的打法,要讓經銷商賺大錢,下一站醬酒?
    掃碼分享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A级毛片毛片免费观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