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8gi4c"><code id="8gi4c"></code></nav>
  • <menu id="8gi4c"><menu id="8gi4c"></menu></menu>
    <menu id="8gi4c"><tt id="8gi4c"></tt></menu>
  • 煤礦樣板屯蘭的倒掉

    2009-08-18 11:20:43
    來源: 時代在線網
    屯蘭礦,曾經的安全生產和現代化煤礦的樣板,在“2?22”特大礦難中轟然倒下,事故中最終定格的死亡數字為78人。這座在全國范圍內都堪稱標桿的國有現代化煤礦,卻在最為常見的瓦斯爆炸事故上毀于一旦,個中緣 由,耐人尋味。事發后,國家安檢總局發出通報稱,事故反映出該采區存在通風管理不到位、瓦斯治理不徹底、現場管理不嚴格、安全措施不落實等問題。2月24日,山西省長王君向黨中央、國務院做出深刻檢討,在向遇難礦工和家屬道歉時,王君哽咽落淚。事故救援早已結束,事故原因還未正式公布。而這起事故的影響,或許還要經過時間的推移才能顯現。

    劫后余生的慶幸

    222,凌晨223分。“轟隆”,身后傳來一陣悶響,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強大的沖擊波,老孟被掀翻在地。老孟被沖得有點暈,幾秒鐘后清醒過來,濃密的煙塵從他身后蔓延過來。

    老孟50出頭,在屯蘭煤礦工作已有10年。他現在的工作是給井下的礦工送飯。老孟很幸運,如果差10分鐘,他或許就再也不能從礦井下生還了。

    222”屯蘭特大礦難發生時,老孟剛剛給礦工送完飯往立井口返回,剛剛走了10分鐘,瓦斯爆炸了,這是老孟的第一反應,他立刻向立井口趕去。當時,他距離井口大約1000。老孟跑到立井口的升降機,立刻用升降機里的電話向地面匯報:“井下出事了!瓦斯爆炸了!”老孟上到地面的時候,發現他是第四個跑出來的幸運兒。

    事后,老孟才知道瓦斯爆炸的中心,就在他送飯的南四采區12403工作面。“爆炸發生時,我剛剛從那里離開,前后差10分鐘,估計走了1000。”老孟很慶幸。

    26年井下工作經驗的郭紅是主動撤退的。“當時我突然感覺到風向亂了,感覺出事了,就招呼兄弟們一起走。”郭紅說,“井下的通風設備正常的時候,風都往一個方向吹,不會出現亂風向。”

    郭紅身邊有四五十名兄弟,大家開始向礦中央的豎井撤退。他們的位置有點遠,距離豎井有五六千米。沒人敢跑,那樣只會吸入更多的一氧化碳,只能堅持40分鐘的自救面具,卻無法完全阻擋一氧化碳。一路上不停有人昏倒。

    距離出口只有三四百米了,郭紅還是倒下了,身邊的兄弟們也在一片片倒下。“我們這批人中,95%的人走到井口之前就倒下了。”郭紅躺在醫院病床上回憶。郭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屯蘭煤礦醫院的病床上,妻子在身邊守著。怎么獲救,怎么來的醫院,他已經完全沒有印象。

    郭紅是被礦山救護大隊的救援人員拖出礦井的。駐扎在礦井前山的救援中隊,在事發一小時后接到消息。中隊長帶著16人的2支小隊率先下井。“豎井下有三條巷道,每個巷道口都密集地躺著昏倒的礦工。”

    到過爆炸中心的人不愿回憶那時的場景,只是說“太慘了”。

    郭紅醒來后不停打探礦難的消息。老孟在事發當天回家了,和老婆孩子還有其他趕來的親戚一起吃了頓團圓飯。

    28歲的伍巖,醒來之后頭還一直痛,一氧化碳中毒后缺氧,高壓氧艙不夠用,顧不上他們這些輕傷員。躺在病床上的老孟、郭紅和伍巖,臉上都是帶著笑意的,劫后余生的慶幸。只是一談起剛發生沒多久的礦難,他們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三個人都不愿回憶,也不愿想以后。“以后最好不要下礦井了,害怕了。”三個人都這樣說。

    他們是幸運的,很多工友沒能活著離開礦井。“222”屯蘭特大礦難最終確認,共有78名礦工遇難。

    煤礦樣板的建立和倒塌

    發生“2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的屯蘭煤礦,在古交城西6公里處。這是一片山谷,礦區建在兩邊山坡的半山腰,前后綿延六七公里,縱向寬約四公里。礦區背后就是光禿禿的山頂。山頂上,電線鐵塔依稀有些傾斜。據礦區的工人說,那是因為地下采空區塌陷所致。

    屯蘭煤礦的大門,正對著從山谷中間穿過的公路。由大門往里數百米,有一片用鐵絲網圍著的區域,中間是兩扇黑漆漆的大門,像很多大企業的車間,背后是一棟像水塔一樣筆直的二三十米的高樓,這就是礦區的立井,礦工每天從這里下到礦井。

    緊挨井口的一處宣傳欄上,寫著《2009年二臺區奮斗目標》:安全生產,消滅重傷及以上人身事故,和二級及以上非傷亡事故,輕傷事故得到有效控制……在礦區,“安全生產”的字樣隨處可見。

    初到山西的人,甚至很難看出,屯蘭礦區是一座大型煤礦,整個礦區看不到烏黑的煤炭。井下挖掘的煤炭直接送往洗煤廠,然后由皮帶輸送到山間鐵路上的火車里。

    事故發生后,屯蘭礦停產了。礦難是礦區人談話的焦點,打探各家傷亡的消息,議論出事的原因以及礦區面臨的調查。

    這樣慘痛的事故,在屯蘭礦從來沒有發生過。事實上,從2004年開始,屯蘭礦保持著百萬噸煤零死亡的紀錄。從1997年建礦以來,百萬噸煤的傷亡率始終都控制在一個人之下。

    “不能說絕對沒有事故,但每年也就一兩起小事故,這在中國煤礦算正常的。”礦工張海(化名)說。

    在屯蘭礦所屬的山西焦煤集團、在產煤大省山西、甚至在全國而言,屯蘭煤礦都是一座被當作樣板,以現代化和安全性著稱的煤礦。

    “如果說西山煤電是山西循環經濟的重要窗口,那么屯蘭礦就是這扇窗戶上最亮的那塊玻璃。”出自于20071月《山西日報》一篇報道的這句話,在事故后被多家媒體引用。

    屯蘭煤礦的優越,源自礦區地底下的這片煤層。“煤礦埋藏淺、厚度適中,利于機械化大規模開采。”工程師出身的屯蘭礦中層李書(化名)說。在屯蘭煤礦建設之初,整個礦區就是按照安全、高產高效的現代化煤礦建設的。

    李書回憶,建礦之初,目標是年產400萬噸。這一產能很快達到,從前年開始,年產量已上500萬噸。按照去年最高峰時優質焦煤的價格2200/噸計算,屯蘭礦一年的產值達上百億。

    隨著產能的提升,屯蘭礦也從1000余人發展到3000余人。在李書看來,如果礦工的素質夠高的話,礦井下只需一半的礦工。

    “礦工在井下只需要操控機器,按按按鈕就行,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拿著鐵鍬手工作業。”李書說,屯蘭礦擁有全國第一套價值一億多元的進口智能化綜合采煤系統,其它各種設備,在國內而言也都非常先進。

    屯蘭礦唯一的缺點是高瓦斯,然而瓦斯的預防技術,在中國已經十分成熟,并不會成為阻礙礦區發展的難題。

    屯蘭礦區對于瓦斯的防治,對于安全生產的投入,也是不惜血本。按照李書的估算,每噸煤的成本中,安全生產成本占到810元。

    資料顯示,早在2001年,屯蘭礦就配備了先進的瓦斯監測系統—KJ90監控系統,在井下所有作業地點均安裝了瓦斯探頭。李書說,當探測點瓦斯濃度達到1%就會自動切斷動力電源,停止生產,而瓦斯爆炸的濃度范圍在5%16%。這套系統為防止瓦斯爆炸預留了很大的空間。但是,這套先進的系統失靈了。

    一個細節是,事發前幾天,該系統剛剛完成升級改造。西山煤電集團網站217刊登文章稱,經過三個月的緊張施工,屯蘭礦已將KJ90系統升級為KJ90NB型。

    “防瓦斯爆炸,重點是通風,控制瓦斯濃度。但屯蘭的通風一直做得很好,通風科的科長也因此升為副礦長。”李書說。

    “是不是通風出了問題,事故調查結果公布以后就知道了。”這位副礦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并不愿意多說。

    事故發生后兩天,224,國務院事故調查組副組長、國家安監總局副局長、煤礦安監局局長趙鐵錘表示,事故發生的南四采區存在諸多問題:通風管理不到位、瓦斯治理不徹底、現場管理不嚴格、安全措施不落實。

    礦難中是否存在人禍?屯蘭礦的員工也紛紛猜測。張海說:“事發當天,井下帶隊的沒有一個正隊長,只有副隊長。”按常理,正副隊長輪流帶班,這么多小隊都只有副隊長有悖常情。

    礦上工人談論的另一話題是前不久的人事變動:事發前一個月,屯蘭礦領導班子剛剛進行了調整。新任黨委書記??〗軓耐?ldquo;空降”,礦長尹根成同時被安排調動,并進行了公示,其新職位為集團公司分管科技的處長,享受副局級待遇。但該任命在公示后不了了之,尹根成最后繼續留任礦長。

    在山西焦煤集團,47歲的尹根成是個明星礦長。博士學歷,十多年前任屯蘭礦安全副礦長、生產副礦長,數年前轉任礦長。屯蘭礦采用的“大斷面支護”煤礦開采技術,即是由尹根成帶頭攻關研發而成,該技術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礦難發生后,屯蘭礦停產整頓。等待,屯蘭礦的所有人,包括死難礦工的家屬,都在等待事故調查的最終結果。

    屯蘭礦難,殃及古交

    就在春節前,屯蘭煤礦的工資剛剛調整,礦工每個月的收入增加了幾百元,一個月可以到達4000元左右。即便如此,礦區的工人仍然羨慕古交人,“古交人有錢。”

    古交隸屬于太原,在太原西北30公里處。古交城不大,方圓三四平方公里,坐落在山谷間的一小塊平地上,汾河穿城而過。

    古交因煤而興,整個古交就是一座大煤礦。全國最大的焦煤生產基地,這是古交對自己的描述。古交最好的五座煤礦屬于山西焦煤集團西山礦務局,屯蘭礦則是其中最好的一座。

    古交與西山礦務局,地方與國企,涇渭分明。

    沿金牛大街,古交市一分為二:路西面屬于西山礦務局,東面屬于古交市。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西山礦務局占據了一大半的城區?,F在,隨著古交的發展,加上礦區所屬的醫院、學校、文化宮等移交給地方,西山礦務局僅有三分之一的地盤了。

    走在狹小的馬路上,不時可以看到寶馬奔馳。古交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在這三四平方公里范圍內,有160多個億萬富翁,而整個古交的人口也才20萬出頭。

    “十個古交人,八個以煤為生。”古交一度有300多座中小煤礦。山西金業煤焦化集團老板張新明和古交煤焦有限公司老板王月明是煤老板中的煤老板。兩人的資產都已經達幾十億。事實上,他們并非真正意義上的煤老板,他們起家并非依靠煤礦,而是煉焦?,F在,這兩家公司都已經形成煉焦、發電、建材一整條產業鏈。

    隨著山西近年來針對中小煤礦 “關小并大”戰略的逐步實施,煤老板已經所剩無幾。僅有的中小煤礦,也在北京奧運之前關停,至今未能開工。

    更多的古交人成為了像李旦(化名)這樣的煤商。李旦做煤炭生意,他去年年終囤積了幾萬噸電煤,去年下半年行情不好,一直沒有出手。“像我這樣的人,古交不知道有多少,數不過來。”李旦說,“做煤炭生意的,東家借錢、西家借錢的都很正常。古交人或多或少地都介入到煤炭生意了。”

    除了販煤,運煤是很多古交人的生計。合伙買車是較為常見的情況,一輛卡車需兩個司機,再加上汽車修理等其它行業,運輸業解決了古交一大批勞動力??ㄜ囁緳C劉建民去年還在開大卡車運煤,今年開始沒活可干了。“高峰時,古交有1.7萬多輛運煤的大卡車,現在還在跑的只有3000輛左右了。”劉建民說。

    最不濟的是去地方煤礦工作,一個月也有1000多元的收入。不過古交人不下礦井,下礦井的活都交給外地人做了。即便是與礦區工人的工資相差甚遠,古交人也不愿意去礦區工作,“怕危險,會被人看不起”。在礦區工作的古交人寥寥無幾。

    “按照政策,當時每個村都有一定的比率,要安排村里人到礦上工作,但這些指標都被礦上以數萬元不等的價格賣給外地人了。”李旦說,“幸虧沒有人去礦上工作,不過古交人也看不上。”

    不過讓李旦想不到的是,由于屯蘭礦難,他手上囤積的電煤有可能盡快脫手。屯蘭礦難后,市場已經開始出現惜售的傳聞。

    “國企出事,地方遭殃。”在古交市一位政府官員看來,屯蘭礦難后,將迎來新一輪安監風暴。北京奧運會前就關停的地方煤礦,復工將變得遙遙無期。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關推薦
    行業邁向專業驅動時代 保利發展打造房企高質量增長樣板
    行業邁向專業驅動時代,保利發展打造房企高質量增長樣板
    “茂名樣板”式精準扶貧助推鄉村振興
    貴陽入選“智慧城市十大樣板工程”:借大數據東風 花果園打造“全國首家數智共享社區”
    掃碼分享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日本a级黄毛片免费天堂,A级毛片毛片免费观看久